•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风俗
    乳山民俗(四十)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10-28 8:33:06  ‖  

    乳山民俗.第.传统手艺  

                                                        /辛明路 图/辛戈

                          

                             第六章 传统手艺  

    1950年代之前,称农村手艺行当为五行八作,之后又称农村百匠,都是泛指门类众多的意思。传统手艺多与谋生有关,故将旧时的手艺行当按建造、修补、绣编、雕剪来分类,从各个类别中选择最常见的收录。

                                 第一节 建造

    从前,农村生活艰苦,会手艺的人闯东家,吃百家饭,收入相对也高,很是令人羡慕。越是口碑好的匠人,请的人就越多,匠人大都很注重品德修养,深受人们欢迎。

    木匠  木匠是农村百匠中的古老行业之一,以鲁班为祖师爷。传说鲁班受锯齿状草叶的启发而发明了锯子。木匠的锯有多种,两人对面推拉解木为板的叫大锯,单人操作的各种小锯称手锯;锛子类似镢头,木头踩在脚下,抡起锛子向木头刨来,劈除木材的多余部分;斧子最常用,对小的木材,或砍或劈,灵活运用;刨子,又称推刨,推刨架称推刨床子,里面夹的刀,称为推刨刃子,根据用处不同,推刨有大有小;其它工具还有凿子、锉子、钻、铲、羊角槌等。当代兴起电锯、电刨子等电动工具,但曲尺、墨斗等古老工具仍在沿用。曲尺,又称拐尺、量尺,在木材上给榫卯等定位;墨斗,在木材上打线,多为牛角所制,一侧开方孔,横架铁梁,从另一侧引出,作为摇把,构成摇车状,车轴在牛角腹中,轴上缠绕棉线,线渍在墨汁中,牛角尖削去,由孔拉出棉线,即可作用,助手拉墨线固定于木头的一端,木匠拉墨线放在另一端,两端绷紧,在墨线中间提抻,突然松手,线的回弹力将墨汁打印在木材上,即可留下清晰线条;墨斗旁还有一支角片制成的划子,蘸着墨斗中的墨汁在木材上划各种记号。木匠的工具箱子,忌外人乱翻动。木匠有粗细之分,修建房屋(俗称砍房料)、修船体、打制农具的,为粗木匠;做细致家具、做雕刻活的,为细木匠。俗云“木匠都有三百瞎字”,所谓瞎字,即别人无法识的字。产生的原因,一是从前木匠多不识字,他们在工作中自创的记事符号;二是出于保密,技术不让外人偷学。师傅带徒的方法,多是靠口传心授。他们到东家干活,规矩同瓦匠一样,东家每顿饭端上许多热菜,师傅领着徒弟只吃其中最便宜的菜,尽量给东家节省。技术高超的木匠,工艺趣事为乡人喜闻乐道,深受人们尊重。

    瓦匠  旧时农村瓦匠盖民房、砌院墙,整天与土石砖瓦打交道。新瓦匠从师三年出徒,出徒多也不离开师傅,师徒们组成施工班子,承揽建筑工程。乳山建民房,多在深秋封冻前打地基,来年开春动工盖房子,春秋两季瓦匠最忙。瓦匠班业务范围一般在周边三里五村,省得东家找住宿的地方。富裕大户则例外,他们选择匠人,不论近远,只要好手艺。瓦匠在掌尺的(领队人)安排下,各就各位、有条不紊地劳作。技术好的瓦匠,多脸朝里,垒外墙;学徒工的瓦匠,多脸朝外,垒里墙(俗称布里子)。安门、安窗、安梁等重要工序,掌尺亲自指挥、亲自动手。瓦匠的一些行业习俗,在居住一节中有介绍,不再重复。

    铁匠  打铁屋子叫铁匠炉、铁匠铺,从前几乎村村都有。锄镰锨镢、菜刀剪子、锅铲耧钩、斧锛凿锉等,都能根据顾客要求打出来。镢磨短了,再接上一块,俗称钢镢。对铁匠,人称、自称都叫“打铁的”。工具有高炉、砧子、铁夹子、大铁锤、小铁锤、淬火盆等。铁匠工作时,围着厚厚的油围裙,挡住打铁时迸来的火星子。在乡村手艺人中,他们的工作又脏又累。叮叮当当,反复地敲打铁砧子上烧软了的铁。在得心应手的敲打中,一件件或粗犷、或精美的铁器就诞生了。打出来的铁器质量如何,决定在铁匠对火候的掌握上。他们出售的铁器,全打上自己的字号专用印。

    石匠  打磨制碾的是粗石匠,统称磨匠。各家的磨用久了,磨齿磨平了就要重新凿深,这催生了一个行当叫参磨的,所以,有的磨匠就走村串户,招揽参磨生意。做石头艺术品的是细石匠,如雕龙刻凤、打磨石狮子等。细石匠有做碑的,做一通碑的价格随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但总体收入要高于粗石匠。有的石匠给官宦墓地做石人、石兽(摆放在皇陵神道两旁的叫石像生),这种石匠往往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谋生。乳山境内粗细石匠都有,以前者为多。令乳山匠人骄傲的是,195810月到19599月,白沙滩镇孔家庄村里石匠孔照会、孔宪军、瓦匠李天坤、李天荣4人代表全县的匠人到北京参加修建人民大会堂,另有石匠李钦昌,瓦匠李天岳、李天亮3人同期到北京参加修建军事博物馆。

    苫匠  旧时农村草房多,过个20左右年,房草腐脱变薄了,就得重苫。苫房的头一天,房主要铡草,用铡刀把成捆的草根铡齐;要泡草,用水把草浸湿后,摞成堆,使草慢慢软化。苫房是个一天活计,必须在一天内干完。苫匠来时,急急忙忙搭好脚手架,麻麻利利地跳上房,先把旧草揭除。苫房子,技术含量最高的是开始的站檐和结尾的扭脊。境内的草房多是“金镶玉”式的,即屋檐部分是两行大瓦,瓦的上方才是房草。房盖儿是个字头型的,苫匠多是要分两个组,在两面的房坡上同时工作。苫时草根向下、朝外,草稍向上、在内。第一层草用稀泥粘压,从第二层开始,逐渐高起房坡而呈45度角垂悬,草苫到半尺多厚的时候,再向上收拢,形成檐唇,这就叫站檐。站檐的草要硬,拍打要紧密,以防被风掀起。从草檐唇向上走草,叫放坡。即一层一层地摊放护坡草,摊的越匀越好,拍打得越实越好。放草放到屋脊时,就要开始封顶了。屋顶要用“龙骨”,即建房时用高粱秆扎成的草把子,用于压住屋顶的房草。两面房坡交叉起来的草,一部分围绕龙骨系结起来。再使用大弯针带着细绳子,穿过龙骨下的房脊檩,把压草的龙骨固定好。四间房子,固定四五个点就行了。龙骨下的其它草稍子,像女人编辫子一样,两边叠合交叉,在龙骨上编扭起垅。再不断地续着新草编结,一般重叠盘结79层,龙骨与房坡的锐角线就形成了,再用镰刀削去长余的草稍子,扭脊就完成了。苫匠使用的工具较简单,一块一尺多长、6寸多宽的草拍子,拍子阴面有密密麻麻的粗钉子,起梳理草的作用;阳面带鼻,做把手和穿杆子用。工作时,他们摊一会儿草,拿拍子拍打一会儿。脊扭好了以后,还要对房坡进行整体打实和整形,这时他们会在拍子鼻里穿上长杆子,站在屋檐下的脚手架上,就能拍打到房坡的任何部位。

    捻匠  也叫船匠。是指传统意义上为木壳船修漏补缝的人。造新船时,船板之间不可能没有缝隙,要达到船体无渗透,使用安全系数高,就得把所有的缝隙牢牢地弥补好。木工活儿结束后,捻匠即开始工作。对较大的缝隙,他们先拿相应粗细的麻绳填堵,用一种无刃的木凿子,将麻绳沿缝隙反复敲打,使之入实牢固,再用石灰膏抹平。这种石灰膏的制作是很有讲究的,先要剁麻纤,剁成单位长度一寸左右即可。把剁好的麻纤和着质量上乘的石灰,在碾子上碾压,以压得越细越好,碾压也可使麻纤与石灰充分搅匀。再加入桐油调和,其干湿度和硬软度,像做馒头的面那样就行了。麻纤是为了防裂,桐油是为了黏合。检修旧船则多了一道工序,那就是要沿船体所有的缝隙,把旧有的石灰膏,用凿子仔细剔除。那些旧灰膏,随着桐油的挥发而脆性增加,极易因受到外力而脱落,剔除不干净就等于留下了事故隐患。捻匠们的责任心都是很强的,他们工作起来,专注认真,一丝不苟。

                                     第二节 修补

    1950年代前的乡村是相对安静的,没有车船马达的轰鸣,最上耳的也就是那些走村串巷的各类小商贩和手艺人招揽生意的吆喝声,或是他们手持某种器物发出的声响,代替吆喝声。器物发声也称代声,不论是吆喝声还是代声,统称为市声每当街上听到这些声音,这条街道就会热闹上一阵子的。这种市声,有的是推销商品,更多的是在推销手艺。

    锢漏匠  亦称小炉匠。最早的小炉匠也是挑着挑子串乡的,扁担的一头是小炉子,一头是风箱和焦炭等,后来也有改用小推车推着工具的。锔碗、锔锅或者锔缸时,先在所要锔的裂缝两旁,对称地钻好锔眼,锔眼一般不能钻透了,分寸把握要恰到好处。再用烧红的铁丝打成所需要大小规格的锔钉,趁锔钉还红软时,用小钳子把锔钉两头下进锔眼里,再用小锤子慢慢敲打,使之掩丝合缝。全部的锔钉下好、敲实以后,在外面沿原裂缝及锔眼处,涂上一点湿石灰或者石膏,整个工序即完成。有的小炉匠手艺相当高超,有钱人心爱的茶壶破裂了,他们可用金或银做锔钉,再根据情况打造意在掩瑕的饰物。一番设计、一番锔镶后,这把茶壶往往就成了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钻锔眼用的是手钻,木质钻柄的上面是钻帽,钻帽里嵌着钻柄上端的铁椎,铁椎可在钻帽里转动。钻柄下面则是铁制钻头,钻头的尖端处镶嵌着金刚石,所以这种手钻俗称金刚钻。只有金刚钻才能钻动陶瓷和生铁,也就有了“没有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儿”的常用语。钻把上固定着缠绕的皮绳,皮绳两头连在钻弓上,使用时,左手压着钻帽,右手拉动钻弓,皮绳拉动着钻柄左右旋转,钻头即在随着钻柄快速转动。

    磨刀磨剪子  听到摇动铁片的擦击声,或“磨——剪子啦——抢菜刀——”的吆喝声人们就知道是磨刀磨剪子的来了。他们把长方形的铁片,一头打上孔,再把10多个相同规则的铁片,用绳子连起来。铁片之间系上一个疙瘩,使之有一定的间隔,用手一摇这捆铁片,就能发出清脆的响声。也有的磨刀匠,边摇动“唤头”边吆喝。磨刀磨剪子的人工具较为简单,背一个筐子或者一个盒子,装上磨刀石和戗子(一种能刮动铁的钢铲子),再跟东家要个脸盆,盛上一些水(磨刀需要蘸水),即可开始劳作。

    焊洋铁壶  焊匠带的工具有焊烙、焊条、焊锡膏、铆钉、小砧子、小锤子等。那时的农村,铁质的东西,如挑水的水筲、烧水的水壶、洗脸盆子、洗菜盆等是家庭日常必用品,旧时从经济角度上讲,也多属大项购置。这些常用物开缝了、局部锈蚀了、好换底了,都舍不得扔掉,找人修补一下再用。焊洋铁壶类似现代维修车间里的钣金工,变形的东西,敲打敲打复原;开裂的东西,用锡焊抹合;有漏洞的东西,小则用锡焊、大则用铆钉堵住;要换底的,用薄铁板裁成底部形状,再把底与身的薄铁卷合在一起,用钳子初步夹实后,再用小锤子仔细敲打,卷合处经敲打卷合严实以后,即能滴水不漏。

    簸箕匠  过去农家有许多柳编器具,如择粮的簸箕、罗面盛面的笸箩箱、存放衣物的长箱、走亲戚提的篓子和圆斗子、盛饭的饭盛子、捞面条的笊篱等,这些都属于易损物品,要修补着使用。(转自2017.10.28《乳山时讯》周末版)

                  
    上一篇: 童趣系列之十五:打 蛋
    下一篇: 船匠
    姓名: * 请填写您的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 |怀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