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曲苑
    六十年情未了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5-1-28  ‖  

     

    [建国六十周年征文]

     

      六十年情未了(小品)

     

    宫文灵

     

    道具:两棵柿子树,一个石桌,四只石凳。

    人物:崔玉兰(农村老人)、张梦龙(台湾商人)、李灵(记者)

    场景:张家庄柿子树下。

    崔玉兰:(边唱边跳)家乡美,家乡美……嗯?那说么?疯老太太?好,大伙听我叨一叨:文化大院农村办,回春舞蹈身康健。山美水美人更美,母爱圣地是乳山。瞧一瞧:年近八旬好身板,苗条身躯腿灵便,耳不聋来眼不花,农村妇女赛貂蝉。别人夸俺五十八,可俺心里才十八,大伙不要偷着笑,上网聊天顶呱呱。说么?说俺花心?嗯——是有点,人活着就是图个乐和,夕阳红,老来俏,哎呀妈天,怎么实话实说了,羞——网上粉丝一大片,网名莺莺就是俺,人生一梦西厢记,年少有夫老无伴。

    崔玉兰:(接电话)我是崔玉兰,你是报社记者李灵?噢,想起来了,就是上次到村文化大院采访的记者。你说什么?我的一个网友要来见我?别,千万别来,网恋、一夜情,那是年轻人的事,李灵,千万别领人家来我家里,不要耍奶奶呀。啊?都到村口了?什么?还是个台湾来的,大陆与台湾三通以后,这不说来就来。赶紧进家来打扮,别让人家笑话俺,笑话老婆不要紧,千万别丢家乡脸。(准备下场)

    李灵:(拉回来)好奶奶,你回来,看一看,这是谁?你猜猜?(转身招呼)张老先生,请过来。

    张梦龙:(对观众说)少小离家六十年,回乡投资把厂办。考察项目是前提,顺便来把网友看。(转身)莺莺女士,冒昧来见你,我想,我想知道——

    崔玉兰:(背对着)网络世界本虚拟,嘻嘻哈哈闹儿戏。我说大哥别当真,奉劝先生快离去。(笑)今年二十明年十八,那都是广告里瞎编的。我不是58岁,再加20岁,我是一个老太太,你还是走吧。

    张梦龙:看你的博客,读懂你的善良、你的贤惠,我想到多年前失去的妻子。

    崔玉兰:哎呀呀,整了半天,把我跟一个死人比,悲哀呀。

    李灵:奶奶真是老顽童,少说几句行不行?

    张梦龙:听声音,好像是我多年前失散的妻子迎春,我来试一试。

    崔玉兰:呼唤迎春好亲切,难道鹏程又转世?你,你,再说一遍。

    张梦龙:日思夜想寻觅觅,倾刻仿佛在梦里。我,我,随口说说

    李灵:(摇头)莫名其妙。

    崔玉兰:先生你可曾记得,门口栽的什么树?

    张梦龙:栽的两棵柿子树,盼望事事都如意。

    李灵:这不就是两棵柿子树吗?

    崔玉兰:家里是否有厢房?什么宝贝藏其中?

    张梦龙:院子东侧有厢房,一对刺猬囤里藏。

    李灵:两位老人神秘秘,迷糊阵里打暗语。

    崔玉兰:羞涩新人拜天地,可曾知道喜事日?

    张梦龙:春风拂面迎新人,人面桃花相映红。

    李灵:怎么有点像地下党接头暗号?大开眼界,老年人情感好浪漫呀。

    崔玉兰:(转眼惊吓坐在石凳上)你,你,你是鹏程,是人是鬼?是人赶快交实底,是鬼赶紧快离去。

    张梦龙:我,我不是人是鬼,嗨,我不是鬼是人。迎春一直在考我,我也来考考她。

    李灵:奶奶,你怎么啦?张先生,你的名字不是张梦龙吗?

    崔玉兰:张梦龙是谁?

    张梦龙:洞房花烛最难忘,可曾想起贴身衣。

    李灵:妙哉,绝对看点。

    崔玉兰:贴身衣衫红兜肚,一对鸳鸯水中嬉。

    张梦龙:(二人对看)真的是迎春她吗?真是心有灵犀,我的预感太巧合了。

    李灵:奶奶,你们俩认识?

    崔玉兰:现在冒牌可不少,处处小心才为妙。纯真感情是第一,我再把他考一考。你说,你是张鹏程,你最喜欢吃的是什么?

    张梦龙:媳妇做的千层饼,吃过一次口留香,里面掺杂地瓜面,千层万层情意长。

    李灵:乳山名吃千层饼,地球人呀都知道。

    崔玉兰:你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张梦龙:最难忘是初婚夜,媳妇拿出被窝饼,松软、香甜。

    李灵:还不算,乳山喜饼本来就出名,不过,到底忘不了喜饼还是初婚之夜?郁闷。

    崔玉兰:你记忆里最深刻的是什么?

    张梦龙:迎春身上一颗痣,红红的,有豆粒大小,长在左——

    李灵:左什么?快说呀,不要吊人家胃口。

    崔玉兰:感觉,触电的感觉呀。

    张梦龙:同志,终于见到你了。

    李灵:标准的地下党员。

    崔玉兰:62年了,比共和国的岁数都要大,鹏程,62年的思念与牵挂,我的泪水都能流成河。

    张梦龙:是呀,悔不该名叫鹏程,顾名思义,大鹏展翅,一下子就飞到台湾,飞得太远啦,迎春,我就是张鹏程,我还活着。

    李灵:张先生,一个鹏程,一个迎春,你们在打哑谜,到底怎么回事?

    崔玉兰:我就是崔迎春,外界传说你被杀害了,我当时都得失心疯啦。

    张梦龙:62年前,我被带到台湾,悲痛欲绝,从此改名张梦龙,希望能早日回到家乡。现在,终于回来啦,迎春,我是不是老啦?你都认不出我啦?

    李灵:怎么虚拟网络也有真事,像在演戏。

    崔玉兰:(握手对看)不老,一点都不老,就像是我送你回学校时候一样,英俊潇洒,只是胖了些。我是不是老了,你也认不出来了?

    张梦龙:你没变,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新娘,就像当时结婚的时候,揭开你的红盖头,我看到是你深情的大眼睛。

    李灵:天,激情燃烧的岁月!情人眼里出西施。

    崔玉兰:老了,满脸的地瓜垄。李记者,你不知道,四七年以前,这里称作牟海县垛固山区,后来改为乳山县。春天,我俩结婚不久,鹏程就到烟台当老师,我把他送到村口,就再也没有见到他。听传说,当时国民党在烟台大撤退的时候,为了补充兵源,把学校的老师和部分学生一并赶到台湾,有的被杀害。

    张梦龙:我命大,死里逃生,我相信我会回家与你团聚。

    李灵: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太刺激、太惊险、太浪漫!像是讲故事,亮点,绝对的亮点,这挡节目作出来一定能火。

    崔玉兰:这次,你回来了就不走啦?

    张梦龙:落叶归根,只是我一贫如洗,不知道你是否肯收留我?

    李灵:张先生,你不是——(被张用手止住)

    崔玉兰:一日夫妻百日恩,再贫困也是我夫君。

    张梦龙:我还有一个儿子,能不能?

    李灵:(纳闷)怪!

    崔玉兰:哎呀妈天,你结婚啦?男人就是靠不住,你这是买一赠一呀,买了一挂石英钟,还要赠送一块小手表。

    张梦龙:有可能,儿媳、孙子们也回来。

    崔玉兰:该不会把小二也带来吧?罢呀罢,你的儿子、孙子就是我的儿子和孙子,这叫扯着骨头连着筋。只是,这阿里山的小伙、姑娘能待得下吗?

    张梦龙:我夫人已经于十年前去世,当初,是她救了我一命,我们才相依为命。这里背山面海,环境是人类最适合居住的城市,儿孙们早日盼望跟我回家来。

    李灵:这叫土豆蔓下的土豆,串了串。

    崔玉兰:坐着飞机,几个小时的路程就可以回家,好吧,你现在就可以把你的那些儿子、孙子打邮包寄回来给我看看。

    张梦龙:啊?

    李灵:奶奶,你以为是寄货物?

    崔玉兰:我不是着急吗?要不,先跟我去跳回春健身舞蹈,我要向大家宣布,我老来得宝,老头回家啦。

    张梦龙:不急,你还是那么直率,你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礼,只是没想到现在的你能出口成章,这么幽默,还会上网。

    李灵:改革开放以后,生活条件好了,农村老太太也是知识型的。

    崔玉兰:是呀,我庆幸生在这母爱圣地乳山。当听传说你被杀害以后,我一度失去记忆,离家出走被好心人收留。共和国成立以后,我的病被治好,参加民兵连。我把儿子抚养成人,帮他们把孩子看大,我就回到家乡来,为了能时刻重温我俩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张梦龙:我们有儿子?

    崔玉兰:我们的亲生儿子死了。

    李灵:奶奶,那你儿子是?

    崔玉兰:不说过去了,你看,门旁这两棵柿子树,就是我们俩人一起栽的,现在都这么粗啦。

    张梦龙:人生真快,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一眨眼,好像昨天的事情。两棵柿子树和我们一样历尽沧桑磨难,现在也是硕果累累。我们天各一方,我每天隔海相望,希望能早日回家。

    李灵:张生和莺莺小姐终于见了面,我这个红娘也该退场,我倒成了多余的。奶奶,太好啦,我是否该称爷爷?

    张梦龙:记者同志,不知崔奶奶是否有老伴?

    崔玉兰:老伴就是你,儿子是孤儿,我收留的,现在也是一名企业家,这个是记者李灵。

    李灵:奶奶,我是你孙子张子文的女朋友。原来只是想帮助台湾老人找寻一位网友,没有想到,真没有想到,却找到爷爷,有意思。

    崔玉兰:太多事情没想到,孙子媳妇牵红线。多亏党的政策好,三通以后有今天。李灵呀,人家天上掉馅饼,咱家掉下老顽童。少年夫妻老来伴,失而复得喜盈盈。

    张梦龙:七八十年代,听政府说,大陆很穷,不敢与家人联系,怕你们因为我受牵连,后来,大陆与台湾允许联系以后,又找不到崔迎春这个人,没想到,你也改名字了,农村老太太也会上网。

    李灵:党的政策指方向,改革开放大变样。一样上网搞商务,农村城里都一样。

    崔玉兰:都怪那个陈水扁,妄想分裂真捣蛋,生生拆散骨肉情,就该把他来揍扁。

    张梦龙:吕秀莲她更阴险,策划台独她争先。都是这帮大坏蛋,害得我们隔情缘。

    李灵:二老终于得团圆,欢天喜地闹翻天。

    崔玉兰:儿子怕我家里闷,买来电脑孝顺妈。闲暇就来上上网,祖孙视频来拉挂。

    张梦龙:家乡泉水真是甜,决定投资养老院。联系商务搞交流,感恩家乡养育咱。

    李灵:大家都来看一看,秘密终于被说穿。一举两得成好事,项目敲定人团圆。

    崔玉兰:好呀你个老东西,你还骗我是穷光蛋。

    张梦龙:六十余载苦思念,漂泊异乡实难言。嫌贫爱富见得多,因此说谎来试探。

    崔玉兰:人家苦等寒窑十八载,我是历尽艰辛六十年,苦尽甘来乐逍遥,命中注定皆看淡。

    李灵:只有历经坎坷,才有如此超脱的心态,一对老顽童,有意思。

    崔玉兰:六十余年未相见,夫妻情深心里甜。年已花甲喜相逢,欢天喜地把婚办。

    张梦龙:结婚创意真是好,我要抱你上花轿。最美莫过夕阳红,人到老时更要俏。

    李灵:太新潮了,现在时兴超女,今天我终于看到什么叫超奶,超爷,佩服这叫酷毙!

    崔玉兰:国家实行“三通”,通航、通邮、通商。

    张梦龙:小家实行“三合”, 合婚、合作、合欢。

    李灵:这叫和谐社会喜事多。

    崔玉兰:国庆家庆同庆,婚礼对联,上联是:母爱圣地情未了。

    张梦龙:下联是:幸福乳山众山小。

    李灵:我知道了,横批是:花好月圆

    崔玉兰:走,回春舞蹈音乐响起来,我们一起参加村里的健身舞蹈队。

    张梦龙:家乡太好了,在这依山傍海的地方,建一所养老院,让更多的老人安享天年。

    李灵:爷爷,奶奶,我给二老拍个照,记录这60年后的幸福时刻……

    张崔:好,记下这幸福时刻。(二人亲密状,亮相定格)

    音乐响起: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未了的情。

     

    (三人谢幕敬礼下场)

     

                  
    上一篇: “忙”里偷闲
    下一篇: 小品——俺给爹发奖
    姓名: * 请填写您的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 |怀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