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曲苑
    特别相会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1-10-26  ‖  

    特别相会

     

    宫文灵

     

    道具:两扇门(上面写着“水一方大酒店”)、一个小货车(摆有香烟等物品)、一个路灯杆子、手机三部。

    人物:乔月(便装女警,小商贩)、胡优(瘦子,传销头目之一)、庞彪(胖子,农民)

    场景:水一方大酒店门前。

    胡优:(边说边上场)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啦!离开家乡二十年,今年仲秋把家坏。穷乡僻壤变新貌,盐碱滩成大乳山。问我是谁?我是大乳山西村的胡优。什么?谁说我是大忽悠?我是胡汉三的胡,葛优的优,看看这名和姓,全是经典名牌,服不服?哎?水一方大酒店到了,今天校友在此相会,我瘦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啦,哥有钱!看看这行头,全是鳄鱼牌的,不把那堆土包子吓死,也把他们镇死。为了这个特别相会,我是几夜没眨眼那,知道为什么吗?我的梦中情人,二十年的相思,头发都想白了。人家老谋子整了个《山楂树之恋》,我就来个《山楂糕之恋》,我就不信这下还粘不住那美若米拉迪的安娜王后,问我她到底是谁?(扭捏状)不告诉你。(唱)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哪,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呀,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哟嗬。

    乔月:(推着小货车上场)好大好美的月亮,无缘与朋友相会,实在可惜呀(摇头)。

    胡优:(看)是可惜!等了半天,没等到我心中的月亮,倒来了个白发婆娘。可别说,还真有点蔡明的味道。(走过去)蔡大妈,来盒烟。

    乔月:给(递给一盒大鸡烟)。

    胡优:给我这样的烟?看看我的行头、这身板,像什么?

    乔月:(看一眼不搭理)像旗杆!

    胡优:有点意思,旗杆上挂着什么?

    乔月:红旗。

    胡优:近啦。

    乔月:有红旗牌轿车,可没听说这牌子烟的。

    胡优:唉呀妈呀,红旗代表什么?你怎么就不会顺杆爬呢?

    乔月:顺杆爬那叫猴子……

    胡优:(后退)蔡大妈呀,你真是菜包子,土的掉渣。看,我像不像中华烟盒背面的华表。

    乔月:我看有点耍彪!软的还是硬的?

    胡优:软彪,嗨,我也跟着她彪了。软硬都要,这叫两手抓,软硬兼施,软的给老师,硬的给那些土包子(耸肩)嗯嗯……

    庞彪:水一方到了,来得有点早。

    胡优:这不是胖子吗?

    庞彪:哎呀,你是瘦猴-——胡优?

    胡优:好家伙,你更胖了,你家老爷子什么姓不好,偏偏和庞太师一个姓,这倒不说,还起名林彪的彪,土了吧唧,叫胖彪子得了。

    乔月:(自言自语)知道猪八戒怎么死的?美死的!

    庞彪:声音似曾相识。

    胡优:说谁呢?我当然美呀!这身形,巩汉林的哥们(走到路灯下照影子)

    乔月:你以为站在路灯下,就是夜明猪啦?

    庞彪:嗯,有点像!

    胡优:像你个猪头!这老太太对我一定有意思!我可是中老年妇女的杀手呀!爱我就大声说出来,恨我就一辈子藏在心里。哼,我,绝对的名人!

    乔月:拉倒吧,名人,出名前别人不知道他是谁,出名后他不知道自己是谁。

    庞彪:走吧,快六点了,校友也该到齐啦。

    胡优:在海边吃鱼多,这老太太吐出的话全带刺!哎?彪子,你该不会也是着急见乔月吧?

    乔月:走,走,你俩别妨碍我做生意。

    庞彪:今天是乔月的生日,不知道她来不来?

    胡优:你怎么知道?

    庞彪: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乔月,巧月,乔和巧谐音,这就是她名字的由来。

    胡优:好个胖彪子,你一点都不彪,你怎么这么熟悉?

    乔月:你俩走不走?

    庞彪:问世间情为何物?

    胡优:不过一物降一物。彪子,你还暗恋乔月,该死心啦,你没看你那条件。

    乔月:再丑也有情与爱,可靠。

    庞彪:谈到世界充满爱,缘分。

    胡优:你俩倒一唱一和的,很是般配呀!看来没有不吃腥的猫,正常!

    乔月:狗嘴吐不出象牙来,美好事物人人爱。

    庞彪:(寻思)奇了怪了,怪了奇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胡优:什么模子?你是木头脑袋,咱们三剑客都曾经追过乔月,今天晚上要一比高下,看她现在到底喜欢谁?

    乔月:再不走,我就喊警察了。

    胡优:走走走。

    (二人走进)

    乔月:(打手机)0七号报告,目标已经到位。

    庞彪:(接电话)是韩林吗?里面太吵,你说什么?你在外地开研讨会过不来?太可惜了。

    胡优:(出)磨机什么?他不来,少个对手,哎?该不会是乔月被他拐跑了吧?

    庞彪:乔月有事,她说过会儿一定来。

    (二人走进)

    乔月:(接手机对一侧小声状)什么?代号“猎鲨”准备收网,明白,为了确保这条大鲨鱼不再溜掉,我会想办法拖延时间,保证不伤到无辜群众。(走出货车思考)有了。(在货车后面换好衣服和发型)看看,像不像母女俩?

    胡优:(摇晃出来)哎呀妈天,哈多啦,这乳山的鱼就是难吃,连喝三大杯,老辈子是穷的把戏,现在富得都流油了,还是难吃,这三杯白酒下了肚,可是找不到北了。

    庞彪:(出来)胡优,你别跑,回来。

    乔月:他俩有些酒醉,干脆我也来个醉酒。(走模特步)

         手机音乐响起(在水一方插曲: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胡优:哇塞。(搓眼)美呀!朱时茂能大变活人,哎呀,大乳山,风水宝地,这么快,竟把一个老太太变成大姑娘啦。

    庞彪:(笑)我说大忽悠,你是哈多了,大姑娘在哪?

    乔月:(哼唱)如果天上没有云彩哟,海棠花儿不会自己开。

    胡优:我不多不多,俺娘说,男人嘛别贪杯,哈多啦,这看老母猪都是双眼皮。

    庞彪:双眼皮的老母猪在哪?

    乔月:我看,你是猪八戒想吃人参果吧?嗯?(飞了一个媚眼)

    胡优:有味!请问姑娘芳龄?

    庞彪:(摇摇头)我也哈多了?乔月她妈,乔月,乔月她女儿,也太巧了吧?

    乔月: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能不巧吗?

    胡优:你小子脑袋瓜子进水了,今晚乔月就不离口,乔月有这么大的女儿吗?

    庞彪:太像了。

    乔月:大哥,昨晚就梦见你在唱歌,我差点发誓爱你一万年,但我不敢。

    庞彪:我不认识你呀。

    胡优:别自作多情,人家是叫我大哥呢。

    乔月:大哥,因为你正对着一头驴唱到: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庞彪:哈哈,这可是你自找的,当了一头驴。

    胡优:你们耍我,是吗?以为我醉了,我没醉,绝对没醉,(打了一个酒嗝)。

    乔月:你是没醉,就是光着屁股推磨。

    胡优:我就是推—推—(用手转圈)。

    庞彪:太对啦,是转着圈丢人。

    乔月:这位大哥,一看你就是大人物,不简单。

    胡优:美女眼准,二十年前离开家乡,我在东北那圪达当流氓——

    庞彪:啊?

    乔月:看着就像。

    胡优:错错错,是当盲流,我,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

    庞彪:傍上大款丈人?

    乔月:佩服。

    胡优:别提了,握着老婆的手,一点感觉都没有,缺少那杆秤,哪如你呀美女。

    庞彪:好小子,在学校你就是花心大萝卜。

    乔月:多可爱呀,哥——

    胡优:哎——(从兜里拿出一找钱)哥现在有的是钱,只有钱才是好东西。

    庞彪:偷的吧?

    乔月:瞎说,哥那是哪种人嘛!

    胡优:挣得,塔尖名人呀,我是蓝望乡化妆品公司经理,黑——

    庞彪:黑三角呀?

    乔月:黑桃塔尖——

    胡优:美女聪明,知音那!你个土包子,就是撑死,也秤不出几两面筋来。

    庞彪:哎,你埋汰人呀,我问你,你今天吃的虎头蟹肥不肥?

    乔月:你们真幸福。

    胡优:幸福死了,蟹黄金灿灿的,满口流香,好吃极啦。

    庞彪:那是我育种养殖的,再问你,海参个头大不大?

    乔月:还吃海参呀。

    胡优:大什么大?我在烟台港口码头吃的那才叫大,有一拿长。

    庞彪:你吃的大海参身上有多少刺?

    乔月:唐僧取经呢。

    胡优:没刺,光溜溜的,一到嗓子眼,曲流儿一下就滑进肚里。

    庞彪:你还曲流儿呢,你是一个大傻帽。

    乔月:没刺的是海茄子,当然会曲流一下子。

    胡优:那,总比毛虫子好吃。

    庞彪:土行孙一个,告诉你,我的海参是海水野生养殖的,营养价值最高。

    乔月:扬眉吐气了?你们吃的什么鱼?

    胡优:大产鱼,真鲜。

    庞彪:那是我的船队今天从海上打捞的。

    乔月:我相信哥不是传说。

    胡优:吹吹吹,你不吹能死吗?

    庞彪:我不是吹,是真的。

    乔月:你就吹不出来。

    胡优:谁说我吹不出来?不要跟我狂,我大哥秦始皇。不要跟我装,我后台党中央,不信你不服,拉登是我叔,先轰炸后下毒,你要再不服,户籍警是我姑,把你户口改成猪!

    庞彪:整了半天是个网虫呀,就这点能耐。姑娘,请问咱们在哪见过面。

    乔月:动脑子想一想嘛。

    胡优:别让他动脑子,他呀,左脑全是水,右脑是面粉,不动罢了,一动全是浆糊。

    庞彪:粗人一个。

    乔月:(笑)哈哈,有点……

    胡优:大家看看,胖子居然自称自己不是粗人?

    庞彪:我粗!是真正的腰杆粗。我现在正筹建捕捞、加工、养殖一条龙产业,争取走出国门,光大家乡门楣。

    乔月:哟——,你就是赫赫有名的农民企业家庞彪经理吗?失敬!失敬!

    胡优:你俩在说相声呀!

    庞彪:我有感觉我们认识。

    乔月:相见就是缘。

    胡优:你小子,总是和我争。美女,我比他有钱。

    庞彪:男人之美,在于说谎说得白日见鬼。

    乔月:好啦,你俩都别耍酒疯啦。

    胡优:我没耍酒疯,我是,什么声音?

    庞彪:警车的声音呀!

    乔月:你是黑桃老K

    胡优:你怎么知道的?

    庞彪:他不是胡优吗?怎么还真忽悠出黑桃老K了。

    乔月:我(摘掉假长发)

    胡优:啊?你是——

    庞彪:乔月,你怎么在这?

    乔月:老同学,跟我走吧。

    胡优:我的妈呀!乔月是——

    庞彪:警察,我说呀,从一开始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乔月:黑桃老K,我跟踪你几天啦。

    胡优:姑奶奶,看在校友的份上,你放过我吧?

    乔月:我放过你,法律可不放过我呀。

    庞彪:太突然,这是怎么回事?

    乔月:胡优以销售蓝望乡化妆品的名义,从事网络传销诈骗活动,塔尖“A级”头目,网名黑桃老K

    胡优:救救我,庞彪兄弟,你一定认识人多,求求你。

    庞彪:难怪网络语言一套套,原来,你在网络上骗取昧心钱呀。

    乔月:庞经理,请你暂时配合,今晚不能回家。

    胡优:天下没有后悔药,如果我不离开家乡在外闯荡,说不定也像庞彪富裕起来。

    庞彪:这酒店就是下级王柱子经营,你小子从小滑头,总想不劳而获,吃亏了吧?

    乔月:天道酬勤,有因有果。现在,乳山富了,家乡富了,农民富了。

    胡优:大乳山,我的妈,谁来救我?

    庞彪: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乔月:老同学,请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胡优:乔月,我自首。

    庞彪:乔月,过生日还办案,辛苦你啦!快,带老同学上警车吧。

    乔月:等等,还没跟观众说再见呢。

    (三人向观众行礼下场)

    (乳山市春节晚会征集的小品)

                  
    上一篇: “忙”里偷闲
    下一篇: 小品——俺给爹发奖
    姓名: * 请填写您的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2017-12-16 5:13:06)
        

    (2017-11-14 23:04:04)
        

    (2017-11-14 23:03:55)
        

    (2017-11-14 23:03:19)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 |怀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