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黄小毛捡妻记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6-20  ‖  

     

    黄小毛捡妻记

     

    作者:阳光客

    黄小毛今个点背得很。刚刚卖绿豆的一百块钱怎么数都是九十。他想了想,大概是买绿豆的玩了猫腻。十块钱,不少呢,都快割一斤猪肉呢。折了就折了吧,财去人安乐,他自己劝自己。兜里钱少不敢买东西,只花钱称了二斤油条。这些日子家里伙食太差了,没有一点油水,买二斤油条给老爹老娘打打牙祭。可是走着走着车子脚拐子掉了。车子太破了,还是爹年轻时候买的,算算年头和他的年纪差不多。推到修车摊一问,修修要五块钱呢。操,劫路啊,不就是一根铆钉吗?他心里骂道。要是在家,用一点钢筋头砸吧砸吧就能对付。他把脚拐子放在篮筐里,推着车子回家走。不就是五六里路吗,小伙子家,又不会把脚走大。

    出了集市,路上的人特别少。正当阳春天,小南风不热不冷,吹得人心神舒畅。油菜花开了,送来一阵阵沁人的香气。走着走着,他觉得自己身后跟了一个人。他走快后面的人也走快,他走慢后面的人也走慢。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卧操,天底下还有比我更穷的人,人穷水也穷吗?后面跟着的是一个女人,看样子还很年轻。只是蓬头垢面,一身花棉衣脏兮兮的,身上背着一个人造革的坤包,也脏得不成样子。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黄小毛车子后架上夹着的透明塑料袋里的油条。他不敢肯定来人是不是有意跟他,就把车子扎在路边。可是那个女人也不走了,两眼依旧盯着油条。他想,坏了,今儿遇到麻烦了。依他的生活经验判断,这个女人是个外乡人,因为在本地十里八乡没有见过。另外,这个女人脑筋有点缺喜。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女人家再饿也会有点矜持,不会眼睛一直盯着油条。问她是哪里人,怎么一个人跑到这个地方。她哇啦哇啦说着外乡话,一句也听不懂。不过意思很明白:她饿了,想吃油条。他从小家里条件不好,知道饿肚子的滋味不好受,心里一软,解开塑料袋,对她说:“吃吧,吃饱了赶紧走。”他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不敢招惹是非。她拿起油条大吃大嚼,一根油条一口咬了半截。“哎,哎,慢点,慢点,莫噎着。”他招呼她,从篮筐里拿出水杯子让她喝水。

    女人兴许是饿极了,一口气吃了八九根油条。吃饱了,冲着他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一丝丝女人的柔情。他说:“好了,你也吃饱了,站着别动,别跟着我。”他推车子走了,走了一段路,还看见那个女人站在原地。当他快走到大门口时,一扭头,看见女人依旧跟着他。他有点急了,说:“你怎么还跟着我?”女人也急了,呜里哇啦比划,两只眼睛泪丝丝的。他知道:她无处可去。他的心又一软,说:“那,你进来吧。”

    他走进院子,喊一声:“娘,我回来了!”“哎。”小毛娘应声出了屋子,看见小毛后面跟了一个年轻姑娘,说:“呦,怎么?”小毛爱给娘开玩笑,说:“路上捡的,给你做儿媳妇中不中?”因为家里穷,儿子快三十了还娶不上媳妇,常常是当娘的一块心病。只要一看见年轻姑娘,都宝贝得不行。她拉着姑娘的手上看看,下看看,喜不自禁,说:“你还别说,闺女还真俊。”说完,拉着姑娘到压井边,压了一盆子水,给姑娘洗脸,梳头。把自己年轻时候的衣服给姑娘换上。人是衣服马是鞍,这么一饬,竟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媳妇。小毛娘耐心地询问,问了半天,才问出一个“陈月娥”,别的什么也问不出来,好像她来自外星。黄小毛对娘说:“你甭费心思了,住两天把她送走算了,难不成你还真的让她当媳妇?”小毛娘把他拉一边,悄悄说:“你傻呀,这样的好事你上哪里去找?我看闺女不是实傻,心里也透气。要是给你当媳妇,多好的事啦。”小毛挠挠头说:“能中吗?这没根没秧的,来历不明。”“听娘的,准没错”。小毛爹看着他们,面无表情,默默地抽烟,反正家里的事他都是听小毛娘的,从不发表意见。

    农村小道消息的传播速度从来不亚于互联网,不大功夫,黄小毛半道捡了一个媳妇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村子。邻居百舍出一屋子进一屋子,都来看捡来的新媳妇。人多嘴杂,有说好的,有说歹的。有人说,就这样配黄小毛的家庭人物也算差不多,贫不择妻嘛!也有人说,这样的傻家伙,给也不能要,弄不好是个麻烦。众人议论纷纷,把黄小毛娘俩说得没了主张,只好问计于黄小毛的大叔伯哥黄尚文。黄尚文当过兵,在村里也算个走南闯北有见识的人,家里平时大事小情,都是他出谋划策。他坐在黄小毛家的桌子前,两只手搭在桌面上,像个大将军。“这个事么,也可以做。俗话说,民不告官不究,咱村的乡亲们又厚道,没人胡咧咧。只要小毛不嫌弃,啥都好说。”小毛娘说:“不嫌弃,不嫌弃,娶媳妇图后哩,没啥没啥。”看看黄小毛,见黄小毛涨红了脸点头,黄尚文说:“这样,赶明儿买挂鞭一放,二斤喜糖一撒,这事算齐了。”黄家母子十分感谢黄尚文,夸他有主意,想得周到。

    第二天,黄小毛家门口响起了鞭炮声,村里邻居百舍都说:小毛结婚了。除了小孩子们跑着看热闹要喜糖,正经的人是不屑去道喜的,人们不能不感到这喜事后面的一丝丝悲哀和隐忧。

    人们在比喻生活艰难的时候说:过日子比那树叶还稠。黄小毛婚结了,事儿办了,日子就像树叶一样摆在面前。陈月娥倒是变化不大,一天到晚乐呵呵的,无忧无虑。最大的问题是不会干活。让她扫地,她东一笤帚西一笤帚,撵得鸡飞狗跳。让她择菜,择着择着菜根烂菜叶放进菜筐,好菜叶就放进垃圾桶了。见人说话只两句,第三句就不照路了。就这,黄小毛母子俩像宝贝一样不厌其烦的侍候着。也是天怜见的,没有多少日子就怀孕了,六七个月过去,眼看得肚大身沉,行动笨拙。黄小毛专门找人打了彩超,说是是个男孩。把黄小毛娘儿俩高兴得神魂颠倒。有人开玩笑说:这么大肚子,怕不生它三个四个的。小毛娘乐得合不上嘴,屁颠屁颠地围着媳妇子做这做那。黄小毛不停地赶集上店,买好吃的给媳妇子增加营养。连最郁闷不好说话的黄老爹脸上也有了喜色。

    有一天,院子里来了两个民警,乡派出所侯所长和片警小刘。他们身后,跟着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村支书走在前头,是他领着一干人来的。侯所长看见黄小毛,指头捣着黄小毛的胸脯子:“黄小毛啊黄小毛,你也恁法盲了吧。什么人你都敢弄来当媳妇?看我不把你铐起来,让你吃几个月罐饭。”村支书忙把侯所长拉到一边,耳语一番,侯所长这才消了气,对跟来的两个男人说:“看看,看看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两个男人异口同声说是,拿出了身份证户口本让所长查验。所长问陈月娥:“认不认得这两个人?”陈月娥笑嘻嘻的,指着那个年轻人说:“认得,这个是跟我睡觉的人。”所长说:“是了就领走,赶快领走!”那两个人一人一只胳膊,拉起陈月娥往外走,陈月娥笑嘻嘻地给黄小毛说拜拜。

    黄小毛娘被这阵势吓懵了,眼看陈月娥被那两个人拉走了,才对侯所长说:“那,那我那大孙子怎么办?”侯所长开玩笑说:“母子都被人牵走了,还要什么羔子?大娘,你这个不受法律保护,不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就不错了。”

    侯所长一干人走了,黄家小院陷入深深的悲哀之中。大半年的心血忙碌,眼见得大孙子就要抱在怀里了,一下子成了泡影,竹篮子打水一场空。黄老爹说:“我说不中吧,偏要······”小毛娘大声骂老头子:“就你能,事后诸葛亮!哎呀,我那没见面的大孙子啊!”说着说着放声大哭起来。

    黄小毛不吃不喝,躺在床上整整两天。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怎么也理不出个所以然来。尽管傻,尽管蠢,陈月娥毕竟给了他这个打了快三十年光棍的人以温暖和情爱,享受到了家庭的温馨和舒心。况且,还有了孩子,那个多次在梦中搅得他心花怒放的小宝贝。可这一切,转瞬没有了,突然得让他猝不及防。他心痛,痛得像被人在心脏上割了一刀,自己听得见血液汩汩流出的声音。他开始思考人生,思考过去,思考未来。半夜,他突然跳起来,敲开爹娘的门,告诉娘:“我要去打工!”娘以为儿子受了刺激精神出了问题,看看又不像是。黄小毛说:“我要去广州,跟大庆叔去打工。”娘怕他出门打工去受苦,前二年出去过一次,一个钱没有赚回来还落了一身伤。交代他出门打工要事事小心在意,注意安全。爹冷冷地看着他,依旧一言不发。

    这一夜,黄小毛反而睡得很踏实。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到了广州,挣了好多好多的钱。有了钱,娶个媳妇还不是小菜一碟?什么新月娥,陈月娥,老子还不稀的要呢。要娶就娶一个精明能干勤快孝顺的女子做老婆。模样嘛,得像范冰冰李冰冰一样漂亮,刘晓庆那样的也凑乎。别的明星,丑而吧唧的,统统不入老子的法眼,哪凉快往哪呆去。

    天大亮的时候,黄小毛娘见儿子没有起床,趴在窗户上去看。她看见儿子脸朝下躺着,哈喇子流大长。“这孩子。”小毛娘轻轻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天空蔚蓝,树叶已经发黄,雁阵一排排飞过,发出一阵阵哀鸣。

    “秋天了,天凉了啊。”她自言自语地说。

     

     

                  
    上一篇: 微型小说:市井麻辣烫
    下一篇: 对桌逸事
    姓名: * 请填写您的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 |怀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