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对桌逸事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08-4-27 19:59:24  ‖  

    对桌逸事(小说)

     

     

                          文/大地飞歌

     

     

     

                           

     

        BCD科。

        正副科长临东窗办公,两张桌子对在一块儿。正科长面向西,副科长脸朝东。正科长的眼总是飞光逸彩,像两只小灯笼,照来照去。那是由机敏、警惕、犀利等亮点合成的光;副科长眼里缺少这样的光,所以,他总是甩不掉那个副字。他俩都是局里的资深人物,虽未参加三大战役,却都是在那个时候出生的。年轻时,他俩都英俊潇洒,又颇具才华,被誉为是跨世纪的人才,这确实令人钦羡,他们自已也很有优越感。但盼了半辈子而真正跨入21世纪以后,他们却发现昔日的优越已荡然无存。区区小吏,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仅靠那点干工资,维持生计有时候还尚且困难,有什么优越可言的。这不,又听说还有大的失落在等着他们呢。

        正科长姓展。刚参加工作不几年的时候,有一次,他把一盆花放在办公室窗台上晒太阳,不料小花盆从二楼掉了下来,砸碎了吉普车的挡风玻璃。局长追查时,他一看小曲不在场,就急中生智,说是小曲放的花盆。并发誓说:我撒谎,叫我九死一生。一向伶牙俐齿的他,脖子挺得很直,两眼瞪得很大,嘴却不听使唤,结结巴巴、用词不当了。小曲回来后,稀里糊涂地挨了局长一顿训斥。此后,大家都给展送了个九死一生的雅号,当科长以后,又称其九科。

       副科长姓曲。有一年组织部来人调查展的问题,据说展与C局对面商店里的一女子有婚外情。那时代有那问题,连饭碗也保不住了。来人多次找曲了解情况,曲都说那是谣言。有一次被问急了,他头摇得象个货郎鼓,脱口扔出了一句:一概不知。以后,大家给曲送了个一概不知的雅号,当副科长后,大家就叫他一科。

    多少年过去了,机关老老少少一直这样叫着,好在他俩或是不知缘由,或是大度无忌,反正是毫不在意,有叫必应。

        电话铃响了,一科被人约走。九科心里嘀咕着:昨天晚上老宋到一科家串门,今天又有人叫一科出去,他们在干什么?一个科室的人应该思想同心、目标同向、行动同步、事业同干,一切都应该同我这个科长保持高度的一致。正当他寻思的时候,局长敲门进来了。局长是新来的,30刚出头,对老科长礼貌有加。九科显得很激动,滔滔不绝地向局长讲述着,大意是:多少年来,他是如何在科内人员素质不高,办公条件较差的情况下,克服种种困难,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的。

     

     

                          

     

         华为食品公司总经理室,一科与总经理正在侃侃而谈。

    轻工、电子、纺织、机械等局和公司要合并,很可能以你们新去的局长为首组建资产经营公司,大多数人员要分流。前些日子我约你来,你怎么不早点给我个回话?刘总边说边递给一科递水一杯水。

        来,是一定要来的,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一科回答说。

    8年前,刘总还是一科他们的局长。当时市里一家规模很大的花生制品厂不景气,刘总心痛那些下岗职工和那些闲置的资产,将其承包下来。之后百劝不回头地辞掉了局长职务,千方百计筹借启动资金,专心致志地搞花生系列制品。后来又与日商合作,出口产品。刘总是久响不衰的新闻人物,为抗洪救灾,他一个电话拨通中央电视台,第二天100万元的现金就如数汇出。

    再好的朋友,也应把话说明白。我不是因为你面临下岗才叫你来,我是求你来帮助我的。多年来,你为下属企业的项目论证、经营管理、设施改造、技术革新,操透了心,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急需得就是你这样的人。你来带一带刚从院校出来的青年人。我还想用一位,这人你最熟悉,我想顺便听听你的意见。

    谁?

    九科。

    你不要担心我会不同意!我们不能总是记着别人的过失,把自已给搞累了。再说,九科够可怜的,妻子下岗,日子过得挺紧巴地。这次如果能提前退休,或者是分流到好的地方还可以,不然的话,他怎么过?你这样做,是拉了他一把。

    你同意就好。我刚当你们局长的时候,确实被九科的善解人意、能说会道给迷惑住了。后来才知道,你们在下面干活,他在上面抢功。对你俩的认识过程,可能历任局长都同我一样。不过,这次不同了,知性者同居,我们用他所长,避他所短,是不会坏事的。

     食品行业,对卫生指标、技术质量要求得都很高。把各项制度量化细化,落实到实处,这需要做大量工作,让九科负责对规章制度进行追踪落实、监督检查和考核评估,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好,咱俩的意见完全一致,我用他。你俩继续对桌儿。刘总笑了一会儿又继续说:听我家小怡讲,咱们的下一代里更有故事,看来这月老儿应该我来当了。

     

                                        

                          

     

         一对年轻夫妇家。

         九科和一科同时在场。方桌,俩人对边坐。九科面向西,一科脸朝东。俩人乐呵呵的,脸上漾溢着幸福。小夫妇爸爸、爸爸地叫个不停;3岁顽童,晃着一对羊角小辫子,眨着一双美丽大眼睛,跑来跑去,爷爷、姥爷地喊个不停。厨房里欢声笑语,香气四溢。看得出来,九科和一科给这个家庭带来无限欢乐。

        三杯酒下肚,九科感叹地说:别说年轻的时候,就是刚到华为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咱俩能成了儿女亲家。

     有什么想不到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大嘛。

    是应该想到的。我们同一个单位,又同住一幢宿舍楼,孩子们从小在一起,从小学到高中,又是同班同学。只是我们太忙,忽视了孩子们的情感。

        啊,我也有同感。有时回家上楼都迈不动步,进门后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对家人的关心太少了。

    谁爱听你做检讨,快用菜堵着嘴。一科的老婆嚷道,逗得全场人都笑了。

    爸爸妈妈省吃俭用供我们读完大学,还为我们的成家立业操透了心,怎么能说不关心呢?小夫妇俩几乎同时说道。小女儿听爸爸妈妈在说话,掰了两块馒头,一手一块,分别堵在爸爸妈妈的嘴上,又引来一片笑声。

    九科有点醉了,抱着外孙女问,你像姥爷还是像爷爷。外孙女不加思索地说:我又像姥爷又像爷爷。九科继续问,非得让她说出到底像谁不可。外孙女被问急了,挣脱外公的怀抱,边跑边说:我谁都不像,我像我自己!

     

    (本文经市委宣传部李江成主任仔细审改。修改了原来用语重复、错别字、词组和标点符号使用不准确等地方。佩服李主任文字功底之深厚,在此由衷表示谢意。)

     

                  
    上一篇: 微型小说:市井麻辣烫
    下一篇: 对桌逸事
    姓名: * 请填写您的中文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