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资讯
  • 文讯
  • 山水
  • 人物
  • 风俗
  • 散文
  • 诗歌
  • 小说
  • 母爱读书
  • 曲苑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
    领 奖 之 前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08-4-27 19:59:24  ‖  

    【小品】

    领 奖 之 前

     

    作者:隋桂光

     

     

    人物:牛大宝 男 农民 62岁

        马桂花(大宝妻) 60岁

    时间2006年的某一天。

    地点:某农村家庭。

    剧情:故事发生在对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发放启动仪式之前。

    (桂花从内屋出场)

    桂花:树上的喜鹊叫喳喳,好事还真的来到俺们家,昨天晚上眼皮子跳,老头子一夜也没睡好。这么回事啊?这不昨天上午,村计生协会的秘书长通知俺家去参加今天上午九点县里召开的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发放大会吗!还要俺老头子代表大伙上台发言,愁的他一夜翻来覆去像烙饼,一大清早就不见了人影,肯定是找地方练习去了,等他回来我得好好逗逗他。

    大宝(手拿发言稿上场)各位领导大家好!俺叫牛大宝,是马家河子乡牛家堡子村的社员,不对!不对!现在不能叫社员了,应该叫村…村民!我是牛家堡子村的村…村民。吆!大伙都来了!是来开会的?也是来领奖吧?

    桂花:哎!老头子,这大清早的就不见你人影,俺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起这么早你干啥去了?

    大宝:你说我能干啥去?我去找计生协会的杨秘书长研究发言的事呗?多少年没参加这么高级的会议了,还真有点大怵呢?

    桂花:这么说你不用发言了?

    大宝:这些年,我是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就是前列腺发炎了。还让我发什么言哪?我记得头一回到县里是大脑发炎住进了医院,都是听医生护士讲话,这回是让俺到大会上发言,这轮到自己讲话了,俺这心里还真的没了底。

    桂花:看看你!又泛贫不是,他同意啦?

    大宝:没有!人家说乡里都定好了,已经上报了,不能改了。唉!真愁死我啦。

    桂花:老头子,当年生产队开会你讲话的水平不是很高吗?喊口号的嗓门也很大。

    大宝:过去是过去,现在不行了。现在是:个头不高、水平不高,光剩下血压高了。过去开会能跟现在比吗?那时候,学学文件,喊喊口号,表表决心就是个会,在场的领导最大是生产队长,听说这次大会的规模那是相当的高!

    桂花:哪能有多高啊?

    大宝:我这么对你说吧,那规模相当于过去传达最新指示。

    桂花:拉到吧!传达最新指示那场面我见过,那是红旗招展,锣鼓震天,人山人海,喊声动地,传单满天飞,人跟着到处追,多少年见不到了。

    大宝:听说这次会议就是这样,敲锣打鼓放鞭炮,服务小姐来开道,台上坐的是领导,台下前排是代表,领奖之后我发言,最后领导做报告,会议结束拍合照。够档次吧?乡里还要宴请哪!

    桂花:听听!听听!就跟真的一样。这都是你自己安排的吧?

    大宝:听说上边就是这么安排的吗?

    桂花:老头子,你的发言练的怎么样啦?要不我启发启发你,给你指导指导?

    大宝:行!我到听听你有什么高见。猪鼻子插葱,还装起象了。好!夜里趁着你睡着了,我也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念叨念叨给你听听。

    桂花:行啊老头子,还真有准备呀!是不是想:纱布擦屁股漏一小手啊?

    大宝:我老牛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你给我好好听着。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大家好!俺叫牛大宝,是牛家堡子村的社员……

    桂花:停!都什么年代了还社员,从新开始。

    大宝:噢!对了对了是村民。是牛家堡子村的村民,计划生育就是好,利国利民很重要,国家没有忘记俺啊,这晚年的生活有了着落了,感谢党的政策好,谢谢领导对俺的关照,谢谢!谢谢!

    桂花:行了!行了!老牛同志。这是计划生育会,不是赛诗会,你怎么又把老一套搬出来了呢?

    大宝:你看看!我说不发言吧,你非让俺发,最后还落了一身埋怨。

    桂花:既然你参加的是计划生育会,那就得说计划生育的事,知道不?

    大宝:那我能不知道吗?可是从哪儿说起呢?

    桂花:你不是叫牛大吵吵吗?怎么关键时刻也没词了?真是黑瞎子敲门——你熊到家了!

    大宝:嘘!你小声点,在这么多领导面前,怎么能叫我的呢称,牛大吵吵,也不怕人家笑话。那是我说话声音大,跟发言有什么关系吗?

    桂花:怕啥呢?你忘了那年队里开批斗会,你嗷一嗓子把俩偷生产队地瓜的“坏分子”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大宝:那是因为两个小子态度不老实,我带头呼了一声口号吗?有一个小子说了句话差点把我气死。

    桂花:什么话呀?

    大宝:他说我喊的跟驴叫似的。就因为这,又给他加了个罪名叫“谩骂革命干部”。

    桂花:你什么时候又成“革命干部”了?

    大宝:我不是当过咱生产队副业组的会计兼保管吗?

    桂花:噢!我把这岔给忘了。就是啊!你嗓音条件这么好,又当过干部,再加上你那么高的文化底蕴和口才,我看发言没有问题。你就说说计划生育给咱家带来的好处吧!

    大宝:计划生育的好处?就是把儿子计划没了。

    桂花:什么呀?叫你说说计划生育给咱们的生活带来的好处。怎么又把没有儿子的是带出来了呢?

    大宝:噢!生活好处?

    桂花:是呀!你想想村西头“牛架子”他们家,当年不实行计划生育都穷成啥样了?要吃没有吃,要穿没有穿,人瘦的就像一付“牛架子”!

    大宝:去!去!你怎么又叫别人的外号,人家大号叫牛二拴。按岁数咱还得管人叫哥呢?

    桂花:好!好!二拴哥家,行了吧?那还不是因为孩子多,生活困难,累的骨瘦如柴,大伙都叫他“牛架子”吗?三个孩子瘦的,老大叫幺鸡,老二叫二条,属着老三名字好叫三饼,你听听这是人名吗?

    大宝:行了!他们也是够困难的。我记得当初生了老二以后,村里和公社都动员他去做结扎手术,可他想不通,东躲西藏,南下北上,又超生了小三,生活水平是直线下降啊!

    桂花:是啊!要不人家都说:“生一个儿子是有期徒刑,生两个儿子是无期徒刑,生三个儿子就是死刑缓期执行”。城里人说:“生儿子就像买汽车,买到手就降价,生闺女就像买房子,买到手就升值”。你说咱们生俩闺女,比二拴哥家怎么样?

    大宝:那是没法比。他们家,不过年不过节基本见不到肉是啥样,为给三个儿子盖房子娶媳妇,把二拴折腾的真成“牛架子”了。记得有一次我给他一支带把的香烟,他只是闻了闻就别在耳朵上没舍得抽,过了好几天又见了面,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桂花:什么呀?

    大宝:我给的那根带把的烟,还在耳朵上别着哪!

    桂花:你在看看咱们家,两个女儿都学业有成参加了工作,也都成家立业了,对咱老俩口也都挺好的,想吃啥她们捎啥,想穿啥买啥,不叫咱们实行了计划生育能有今天吗?

    大宝:是呀!当初你去结扎,开始我也想不通,也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啊!还是在你的坚持下,才去做了绝育,要不能有今天的好日吗?老伴啊!这都是你的功劳啊!谢谢你了!我看这个会应该你去参加,让你去发言才对呀!

    桂花:不,老伴啊!你是一家之主,没有你的支持我也下不了决心哪?这些年,因为没能给你们老牛家生个儿子,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呀!这个发言还是你去吧!

    大宝:好!那我代表咱家、咱村、咱乡的计划生育家庭发言。我就这么说:“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大家好!俺叫牛大宝,是马家河子乡牛家堡子村的村民。是在老伴的帮助下,响应党的计划生育号召,才使我们家走上今天幸福的大道……。感谢上级对我们计划生育家庭的关怀,感谢马桂花同志的帮助指导!谢谢领导!谢谢大家!谢谢马桂花!”怎么样老伴?

    桂花:不错!不错!可你别说感谢俺呀!俺可没有那么大的功劳吗?让人听了也怪不好意思的。

    大宝:实话是说吗?本来水平有限,会长让我发言,没有你的帮助,可能就要丢脸。在你的指导下,这不是找到感觉了吗?还能不感谢你呀!

    (幕后:牛大叔到点了,车在外面等你那!)

    桂花:哎,知道了!来老头子,我给你化化妆,化的精神点,别给咱们农民丢了脸。

    大宝:能丢什么脸?现在中央对咱们农村、农业、农民都这么重视,谁敢瞧不起咱,有党给咱撑腰,咱还怕谁!

    桂花:那就不用化了?

    大宝:得了!化什么妆啊,再装也装不成领导。农民吗?整天跟地球打交道,要的就泥土味。不化了老伴,来不及了。

    桂花:那那就给你换件新衣裳吧,好干干净净的去见领导啊。

    大宝:哎!这还差不多。要带也得带点干净的泥土味。

    桂花:老伴啊,你去吧!好好发言。

    大宝:哎!我走啦! 你回去吧,别整的跟送战友似的。           

     

                                             (剧终)                        

     

                  
    上一篇: 秋雨行
    下一篇: 新望君归
    姓名: * 请填写您的姓名
    内容: * 请填写评论内容(200字以内)
             
    (2017-12-16 7:52:34)
        

    (2017-11-15 0:53:18)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地飞歌文学网 版权所有 |怀旧版